肖海楼

一位总是抢先喜欢自己故事的男青年。

【原创】小道师与狐狸姑娘

1.


“你快回去吧!”


小道师抵着门,一脸无奈。


“凭什么!”


门外小姑娘叉着腰,头上狐狸耳朵一抖一抖的。


“你是妖怪!怎可三番两次来挑衅我一修道之人!”小道师说。


“我一介弱女子在山上迷路了,来找你讨口水喝也不行吗?你这道师怎的一点同情心都没有!”狐狸姑娘连珠炮似地越说越大声。


小道师看着门上深深凹进来的掌印,翻了个白眼。就这还叫弱女子?


“你再不回去等我师父回来就该收拾你了!”小道师威吓道。


“嘻!胆小鬼!你除了搬你师父出来还会干什么?”狐狸姑娘娇笑道。


“我……我怎么就搬我师父了!”小道师有点不爽。


“还狡辩!姑奶奶告诉你要不是有你师父撑腰,你早就被我打趴不知道多少回了!辣鸡!”


“你……你这妖怪好生不讲道理!我好意规劝也是……也是为了你的性命着想!你……你还蹬鼻子上脸!”小道师很生气。


狐狸姑娘眼珠一转,脸上泛起坏笑:“这就奇怪了,你是道师,我是妖,我们天生就是宿敌,你无缘无故凭啥为我性命着想?难道……”


“没……没有难道!修行之人上善若水……”小道师赶忙否认。


“你莫不是喜欢我?”狐狸姑娘好听的声音从门外传来,听得小道师耳朵一热。


“胡说八道!”小道师提高了声调。


“那你就是怕了我!怕打不过我所以不敢开门!胆小鬼!胆小鬼!”狐狸姑娘话锋一转,疯狂嘲讽道。


小道师做了几次深呼吸,脑子里不断回想起师父下山游历前的告诫。


“且不可被小妖精迷失了心智……”小道师小声念叨着师父的话,冷静了下来。


“胆小鬼!修道几年一点用都没有!姑奶奶一个手指就给你摁趴下!”


“稳固心元……”


“没你师父撑腰你就是一个缩头乌龟!缩头乌龟!”狐狸姑娘嚣张无比。


“守灵台清明……”


“快请师父回山!不然下一秒有人就得尿裤子咯!好惨吖!”


碰!小道师一脚踹开门,手上握着桃木剑,原本白净的小脸涨得通红。


“滚进来!今天不是你死就是我活!”


2.


湖边小亭中,两位男人正在对弈。


一位身穿素白色道袍,长发披肩,脸上带着玩世不恭的笑容。


另一位身着纯黑长袍,神色冰冷,干练短发上白色的狐狸耳朵与狐狸姑娘如出一辙。


二人心思明显不在棋盘上,反而均转头盯着不远处的湖面。


湖面水波粼粼,正显出小道师和狐狸姑娘的景象。


小道师踹开门的一瞬间,白衣道师一声长长的悲叹,全然没有什么仙风道骨的形象。


“这小崽子怎么这么沉不住气啊!!我又输了!!!”白衣道师一脸苦闷,瞪了狐狸男子一眼。


“拿来。”狐狸男子手一摊,嘴角泛起一丝冷笑。


“滚滚滚!你这财迷!几百年了还这臭德行!”白衣道师将几张纸币扔在桌上。


“不够。”狐狸男子眉头微皱。


“还有二十先赊着,我最近没钱了!回头微信给你。”白衣道师一脸无赖地摊手笑道。


“加上这次你可欠我三十了。”狐狸男子拿过钱袋塞进怀里,“还有,修道之人,说话文明一点。”


“对你这种无耻之徒不需要文明!果然有什么师父便教什么徒弟,你家这小妮子也跟你一样撒泼无赖,无所不用其极!”白衣道师一脸鄙夷。


“那是她天赋异禀,自有灵气。倒是你的徒弟,端的一点出息没有,就跟你似的。”狐狸男子脸色平静,反唇相讥。


“得了吧,斗了这么多年,咱也就半斤八两,别徒弟赢了一次尾巴就翘天上去了。”白衣道师冷笑道。


“再来几次也还是我家丫头赢。”狐狸男子微笑道。


“我怎么就这么不信呢?说!下次赌什么!”


“你先把欠的还了再说。”狐狸男子啪地摁下一颗黑子。


“财迷!”白衣道师白了狐狸男子一眼,拂袖将湖面上的景象抹去。


3.


桃木剑尖对着狐狸姑娘的鼻尖,二人怒目对视着,空气仿佛都凝固了起来。


半晌,狐狸姑娘偏头左右望了望。


“还在看吗?”她问。


小道师微微闭眼,好似在感应着什么,很快他又睁眼,脸上的怒气一扫而空,取而代之的是无奈。


“没有了,我感应不到我师父气息了。”


“那就好!”狐狸姑娘好像松了口气,一下子坐在地上。


她解开背后背着的布包,笑着朝小道师扬扬手。


小道师下意识挪了挪脚步,但还是僵在原地,倔强地没动。


“嘻!真不吃吗?这可是我特地去城里找糕点铺买食材学着做的呀!”狐狸姑娘笑嘻嘻道。


布包散开,四块白色的奶油蛋糕整整齐齐码着,散发出香甜的气味。


“那叫蛋糕店啦,别用糕点铺这么土的叫法。”小道师纠正道。


“能教我就行,管它是什么店。”狐狸姑娘满不在乎。


说着,她拿起一块蛋糕坏笑着朝小道师走过去:“你真不吃呀?可好吃啦!”


小道师道:“那个……我……我还是觉得你这么拿你师父给你的……”


“磨叽什么?那是他给我的嘛!再说了,那不也是你师父输给他的钱么?嘻嘻。”


“你……你……你这是坑你师父的钱!”小道师瞥了眼蛋糕,吞了吞口水。


“你不也演得很努力嘛,咱俩彼此彼此叭!再说了,那是我师父又不是你师父,你慌什么?”狐狸姑娘满不在乎。


“可是……”小道师开口正待反驳,狐狸姑娘眼疾手快将蛋糕塞进了他嘴里。


“好吃吗?”狐狸姑娘眨眨眼。


小道师脸红得发烫,看着狐狸姑娘近在咫尺的笑颜,退开两步。


“好不好吃呀!我学了很久呢!”狐狸姑娘嗔怒道。


小道师咀嚼几口,将蛋糕吞下,这才轻轻点了点头。


狐狸姑娘又笑开来,捻起一块蛋糕转身就往门外走。


“你师父快回来了,我可不想久待,下次我再偷偷买吃的给你带过来,等我呀!”


小道师愣愣看着狐狸姑娘的背影,好像想说什么。


狐狸姑娘脚步一顿,回头道:“对了,你下次想吃什么?”


小道师赶忙移开视线,仔细观察起旁边的石头。


小道师张了张嘴,声如蚊呓。


“大点声我听不到。”狐狸姑娘皱了皱眉头。


“奶茶。”小道师红着脸道。


“嘻!行!下次给你带奶茶。”


狐狸姑娘晃晃悠悠地下了山。


小道师关上山门,一切又平静下来。


小道师复又拿起一块小蛋糕放进嘴里。


这蛋糕可太甜了,大概,是世上最好吃的美味啦。

评论(7)

热度(45)